文 | 白羊

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还未从三年前那场风波中完全恢复元气的万达,再次遭遇水逆。

万达旗下公司不仅面临亏损、现金流吃紧、市值大幅缩水等问题,还陷入破产、裁员风波。

1
AMC遭遇重创

AMC为北美第一大院线,也是全球最大的IMAX和3D屏幕运营公司,由万达于2012年花费31亿美金购得(26亿并购资金+5亿运营资金),按照彼时的汇率,这笔收购的最终价格约为218亿人民币。

其作为王健林在文化板块的一枚重要棋子,不仅助力万达一跃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院线运营商,随后也开启了并购之路,相继吃下欧典院线(Odeon&UCI)、北欧院线(Nordic)和卡麦克院线(Carmike)三大欧美院线公司。

但就像美国航空业的波音、三大航司一样,身处娱乐业的AMC随着疫情在美国的爆发也遭受重创:3月16日,AMC宣布关闭全球1000家影院(美国630家);3月26日,AMC又发表声明称,公司从4月开始不再支付旗下影院的租金、解雇600名员工,并对包括CEO亚当·阿伦在内的25000名员工都暂时停职以留存现金。

近来,有媒体报道称“AMC债务达49亿美元,面临违反债务契约风险,正申请破产”。虽然母公司万达集团在其官方网站刊登声明辟谣,指出“AMC申请破产”纯属谣言,但AMC遭遇重创、近况严峻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640.webp.jpg

一是股价大跌。

连日来AMC股价不断下挫,4月13日更是单日暴跌20%,2020年以来跌幅已达60%以上,当前市值仅3.2亿美元。

虽然截至2019年12月底时,万达对AMC院线的持股已从最初的100%降至38%,但在这轮暴跌中仍然损失惨重。

640.png

二是负债高、现金流吃紧。

一份外媒的分析报告显示,AMC存在债务水平高(负债47.5亿,为其市值的15倍)、财务缺乏弹性等问题。截至2019年年底,其库存现金及等价物仅2.65亿美元,而在没营收情况下,每月支出则为1.55亿,现金流很是吃紧。

本月,国际评级机构标普给予AMC院线垃圾评级(CCC-),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AMC的看衰。

不过好消息是,AMC已成功获得5亿美元融资,足以让其再撑几个月。若7月能恢复营业,慢慢有经营现金流入,破产重组可能性应该不大。

640 (1).png

2
国内的“万达电影"也不容乐观

万达集团在国内的院线、影视文化业务的载体万达电影(002739.SZ),情况也不容乐观。

本月中旬,万达电影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,预计今年第一季度亏损5.5亿-6.5亿元,而去年同期盈利4亿元,同比下降超200%。

万达电影方面表示,亏损主要是受疫情因素影响,如旗下影院自1月23日以来全部暂停营业,同时,万达影视(万达电影是万达影视的控股股东)计划春节档上映的影片未能如期上映。公司电影放映收入大幅下降,而固定成本费用支出却较为刚性,致使一季度同比去年出现大幅度下滑。

虽然国内疫情已得到明显控制,影视行业却未能触底反弹,而是继续向下滑行。据天眼查提供的数据,截至4月14日,2020年以来共有3038家影院类企业注销或者吊销。其中仅在3月,已有1030家影院类企业注销或者吊销。

万达电影也被曝出大裁员,裁员范围为20%-30%,且以院线一线员工为主。对此传闻,万达尚未做出回应。

除了短期疫情的冲击外,万达电影也在面临着一些趋势性和结构性的不利影响。

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创新高,但万达电影仍出现了大规模亏损(归母净利巨亏47亿,2018年则为盈利21亿)。

640 (2).png

对此,万达电影解释是主要系公司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5亿元-55亿元。而商誉减值计提的原因又是因 2019年,受宏观经济下行、全国银幕数量继续保持快速增长、行业发展整体放缓等因素影响,之前并购的公司未达预期。

3
左手发债、右手质押

新冠不仅冲击了万达的院线影视业务,还是另一个基石业务万达广场。

1月底,在国内疫情爆发、商业活动停滞之时,万达商管宣布对万达广场商户减租金达40亿元。

这一与商家共度时艰的举动,配得上社会掌声,但因减免租金占年租金收入的十分之一左右,所以某种程度上,这一善举也加剧了万达资金紧张的局面。

为缓解资金压力,本月中旬,万达商管发行了98亿元的公司债(品种为小公募),系3年来首次境内发债。此外,万达又对其旗下的另一优质业务万达宝贝王进行了股权质押。

640 (3).png

如今万达旗下的324座万达广场以及丹寨万达小镇已全部恢复营业。但考虑到当下疫情仍不稳定,其对万达广场商业经营的冲击,仍会持续。

4
掉队的万达地产业务

经三年前那场世纪大交易后,万达地产开发业务已是今不如昔,从曾经top10内跌到如今top50外,变成了一家中型房企。

据克而瑞发布的2019年1-12月房企销售排行榜显示,万达全口径销售额为566.8亿,位居第59位。

疫情期间,虽然万达的地产销售业务也受到了很大冲击(2020年一季度全口径销售仅37亿,排名进一步跌至80位),但万达并没有停下脚步,前两天,刚在盐城溢价35.23%,以7.2亿元成交总价拿下一块地。一季度其新增货值约100亿左右。

不过,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此次疫情将进一步加剧行业的分化和洗牌(中型房企的处境将越来越尴尬),对于已丧失规模优势的万达地产来说,如何增强自己的抗风险能力,并抓住机会重新回到前排?还是就此得过且过?

若是前者,王健林怕还是要好好想想;若是后者,万达地产业务已基本没了想象力。而缺了地产业务的加持,其王者的回归之路也将更加漫长。 

如今万达的几大核心业务,可以说全都处在水逆之中,至于何时能上岸?这个问题恐怕只有时间知道了。


  相关推荐

资 讯 概 况
  • 手机扫码分享
   |   沪ICP备09047808号-12    |    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   |     工商亮照